大麦微针植发诊所被罚,男子在大麦微针植发后很不满意

企业形象 55℃

▼读者来信

我和丈夫都有不同程度的发际线高、头发稀疏等问题,总觉得不好看,想找家正规的植发诊所改善发量。2020年12月底,我经朋友介绍,来到位于红桥区西营门大街的大麦微针植发医疗美容诊所。销售人员说他们是全国连锁,信誉有保障。于是,在其劝说下交了25000元治疗费。其中包括我和丈夫的植发,以及后续治疗费用。植发以后,大麦的李护士给我拿了几盒米诺地尔搽剂和口服药。叮嘱我说,米诺地尔搽剂我和丈夫都要涂,口服药只能我丈夫使用。还表示,一定要涂抹在头发种植区,才能促进头发新陈代谢,让毛囊在血液里面吸收更多营养。回到家,我看了一下,发现这个米诺地尔搽剂上面写着“本品仅限男性使用”,我之一时间联系大麦给我药的护士,她说不用管上面写的,这款药男女都可以使用。

坚持使用一个来月后,我发现,植发区没有长出什么头发,脸上、胳膊上、手背上,反而都出现汗毛加重的问题。我微信联系了大麦医护人员,她说使用米诺地尔搽剂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称我吸收太好了。她表示这个药确实会引起多毛症,停药后,就可以慢慢恢复。

但是,我停药一段时间后,汗毛加重的现象却越来越严重。我到南开医院皮肤科就诊,医生检查后表示,汗毛加重原因就是这个米诺地尔药物导致,建议立刻停药。当我问到什么时候能好时,大夫称不能确定,至少要半年以上。我上网查询得知,这种药其实还有一种建议女性涂抹的,剂量相对要小,但大麦微针植发却没有提供,坚持说这个药没问题,是我个人吸收的问题,只要停药就行。

作为女性,植发本就是为了美,为了好看,现在植发的地方没看见长出多少头发,反而身上其他地方的汗毛变重,连丈夫也都不敢再涂抹这个药了。

读者王女士

▼记者调查

记者来到西营门大街的大麦微针植发诊所采访时看到,该诊所分为两层,外墙上写着“科发源植发”,门口两侧也挂着“天津科发源医疗美容”,以及“天津科发源植发技术研究中心”的牌子。进入该店,左侧挂有科发源植发专家联盟的照片,旁边摆着的广告牌写有“大麦微针植发”的字样。该诊所负责人王某解释称,科发源是全国连锁,天津是2018年开业,2020年更名为大麦,只不过牌匾还没更换。记者从大麦微针植发官网上查询得知,大麦微针植发已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等城市成立了三十多家诊所。

记者询问“写有本品仅限男性使用的药物为什么给女顾客?”王某称,用的是正规药品,他们一直都是这么用药的,据她了解,像天津市之一中心医院、天津市人民医院这样的三甲医院也是这样使用的。“为什么反映人会出现汗毛加重问题?”王某回复,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由于体质不同,吸收原因导致,需要时间代谢,停药一段时间会有好转。王某告诉记者,负责手术、开药的医生都有相关的从业资质,一直与反映人在微信上通话的都是 *** 人员。当记者想了解详细的用药依据等问题,王某表示可以让专家给记者讲解,截至发稿,记者并没有接到相关回复。

采访中,市之一中心医院相关负责人对上述说法予以否认。市之一中心医院皮肤科曾主任告诉记者,他们也会给患者开米诺地尔搽剂,但对于初诊患者,女性会使用含量为2%的,男性使用含量在5%的,而且要叮嘱患者,涂抹完了以后要立即洗脸洗手,枕巾也要每日更换,否则就会出现汗毛加重等问题。曾主任表示,医生在开药中,必须要遵循药品的使用说明,以及行业中疾病治疗的指南。像这种“本品仅限男性使用”有明确标注的药品,肯定是不能给女性使用。

记者将情况反馈给红桥区卫生监督所,引起监督所重视,经现场调查发现,天津红桥科发源医疗美容诊所工作人员王某姣存在未按规定书写处方和未按照药品说明书中的适应症开具处方的行为;此外,天津红桥科发源医疗美容诊所还存在使用未取得药学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人员从事处方调剂的行为。据此,分别对王某姣和天津红桥科发源医疗美容诊所给予行政处罚。记者 赵煜 文并摄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脱发人群调查显示,我国脱发人群的数量已经超过了2.5亿,相当于每六个人就有一个受到脱发的困扰。庞大的需求带来了植发市场的迅速繁荣。市场在快速发展,但植发相关的投诉也屡见不鲜。

上饶的朱先生,因为发际线上移问题,在去年5月份,来到了位于南昌市民德路的全国连锁植发机构——大麦微针做植发,通过手术把脑袋后面的活性毛囊,移植到前面秃了的地方。可一年时间过去了,朱先生对植发后的效果很不满意。

求美者朱先生:我前边的话就是头发很稀很空,长头发留起来的时候完全能看到头皮,后面的话,他取发的地方取完了之后,有一整块稀稀朗朗的一个情况。

当时大麦微针植发机构的名字还是叫科发源,根据签订的合同,机构承诺手术一年后,保证毛囊的存活率不低于96%。可是当朱先生再次来到植发机构评估术后效果时,机构负责人手写了一份情况说明,说双方沟通后都认可的毛囊存活率只有70%到80%左右,远低于手术前的承诺。为此,朱先生希望植发机构能够全额退款,不过遭到了拒绝,表示他们只能免费修补。

朱先生说,手术前工作人员承诺了没达到96%的毛囊存活率就全额退款,可是因为他的疏忽,在签合同时并没有注意这一承诺是否写进合同中。不过对于这一说法,南昌大麦微针植发医疗美容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徐先生表示,他也不能确定工作人员有没有承诺,但是在合同里并没有写全额退款。

植发机构表示,根据合同约定,他们愿意为朱先生免费进行补种。不过朱先生担心,如果第二次手术的效果如果还是不理想,那他还能剩下多少毛囊来进行之后的补种呢?

朱先生:他不能为第二次的补种手术质量去做保证的话,我也有点担心,因为毛囊它是不可再生的他一直拆东墙补西墙,简单来说就是这个道理,就怕东墙倒了,西墙没有起来。

“大麦微针”:没达到效果,可能和朱先生体质有关

为什么朱先生的手术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那在之后的补种手术中,机构又能否再给朱先生一个承诺呢?

大麦微针植发机构的负责人表示,目前植发行业并没有法律法规来界定手术是否失败的标准。朱先生的毛囊存活率只有70%到80%,这只能说手术效果不理想,但并不能说手术就是是失败的。而且他们分析认为,手术没达到效果,可能和朱先生的体质有关。

不过对于这一解释,朱先生并不认同,他表示,手术之前,自己已经配合机构做过相关的体检,既然机构在手术前敢承诺96% 的毛囊存活率,就说明他的体质没有问题。而对于之后的补种,他也担心如果术后效果还是不理想,会损害到更多的毛囊,因此希望大麦微针能像之一次手术时那样,再次保证毛囊存活率不低于96%。不过这一要求遭到了对方的拒绝。

南昌大麦微针植发医疗美容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 徐女生:没有任何一家机构他可以跟您说,你在我这里做我一定保证在96%以上,只是我们尽可能给您保证在96%以上,如果没有达到我们给您修复,或者给您退还相应的费用。

这位负责人表示,如果朱先生愿意接受补种的方案,他们可以按照公司最新的合同版式签订合同,上面保障如果手术效果达不到96%的成活率,或者安排再次免费补种,或者退还没有存活的部分费用,大概占总费用的百分之二三十。

对于这一方案,朱先生表示不能接受。他认为,如果手术后的毛囊存活率不高,做手术只会让自己的毛囊越来越少,头发越来越稀疏。植发机构如果只退还未成活比例的金额,那也是稳赚不赔,可自己损失的毛囊该怎么办呢?

目前,朱先生和大麦微针还在就后续是否补种等问题进行协商。

只退未成活比例款项 这是行业“潜规则”?

植发手术效果不理想,植发机构只按照未成活的比例进行退款,却让消费者自己为损失的毛囊买单。朱先生遇到的问题会是普遍现象吗?记者随后也走访了南昌多家植发机构。

记者了解到,南昌的专业植发机构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大麦微针、雍禾、碧莲盛这样的全国连锁植发机构,一类是省内本土的植发机构。不管是哪一类机构,在向求美者推广时,都会做出毛囊存活率90%以上的承诺。而且还会保证,如果术后达不到效果,会退还相应的款项。

在之前的案例中,朱先生的实际毛囊存活率只有70%到80%,大量的毛囊在移植之后未能成活,给朱先生带来了很大的心理负担,但是如果退费,却只能退到百分之二三十的手术费用。在律师尹其昂认为,这是因为目前国家针对植发行业制定的法规并不健全,没有界定手术是否成功的成活率百分比。在无法判定手术失败的情况下,司法实践中往往依据合同来判决,导致求美者很难为损失的毛囊 *** 。

律师尹其昂表示,就目前的民法典的合同编以及侵权责任法编中,它相应的款项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我们亟需相应的法律法规出台就植发的存活率的概念如何界定,包括如何进行(毛囊)损害赔偿,进行进一步的规范。

记者从植发领域的专家那里了解到,考虑到植发对头皮的伤害以及个体差异,在面对受到脱发困扰的患者时,公立医院的医生通常都会按流程先进行脱发治疗。然而,记者在暗访过程中发现,大部分植发机构的工作人员都没有事先告知植发的风险,在没有经过治疗的情况下就推荐求美者做植发手术。

南昌市艺生植发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咨询得好的话,今天就可以做,你现在做是更好的之一个它的存活率会高,现在这个天气不冷不热,因为它不要很长的时间,做起(手术)来 就是一边做一边玩。

“艺生”查不到卫生部门备案信息,涉嫌非法行医

如果说,只按毛囊存活比进行补偿,没有考虑毛囊损失本身对求美者的伤害,是因为国家在相关领域的法规还不健全;在公立医院普遍先治疗后植发的情况下,植发机构催着你当天就做手术,只是吃相难看的话。接下来,记者调查到的一些问题,就已经涉嫌违反相关的法律了。

记者注意到,位于南昌市八一大道的艺生植发机构,在国家卫健委的官方网站上查询不到和它相关的备案信息。机构展示板上的专家医生,通过国家卫健委官网查询姓名和执业机构,也查不到医生执业注册信息。在律师尹其昂看来,植发属于医疗行为,相关机构的做法已经涉嫌非法行医。

此外,记者在艺生植发机构暗访时发现,机构大厅内的宣传栏在重点宣传医院的一名李姓医生。宣传内容显示,艺生植发机构是广东台心三甲医院的附属机构,这名医生也是国际植发协会的会员。不过记者通过国家卫健委官网查询到,台心医院的全称是东莞台心医院有限公司,是一家未定级的民营医疗机构,与宣传不符。宣传板上的国际植发协会字母拼写为ISHR,而真正的国际植发协会字母拼写为ISHRS,多了一个S。在协会的官网上,也查询不到有同名的会员。

“雍禾”屡次违规被罚 现有广告任涉嫌违规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雍禾植发机构曾多次因广告违规被主管部门处罚。仅北京雍禾美度门诊部有限公司这一家下属公司,在2018年到2020年的三年时间里,就5次因医疗广告利用患者形象做证明, 违反了《医疗广告管理办法》第七条,而被市场监管部门处罚。

现在,在百度上搜索雍禾植发,排在之一位的就是该公司的医疗广告,点进去之后,仍有大量据称是患者的案例图片,都使用了患者植发前后的形象照片,与《医疗广告管理办法》第七条不得“利用患者、卫生技术人员、医学教育科研机构及人员以及其他社会社团、组织的名义、形象作证明”的规定相悖。而位于南昌的分支机构——南昌雍禾医疗美容诊所有限公司,去年因任用未取得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的医师程某某,单独为患者开展医疗美容活动,而被南昌市卫健委处以一万元的行政处罚。

植发做为一个新兴行业,根据相关数据,目前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200亿左右,并且在持续增长中。可是现在,机构未备案就敢从事医疗活动,任用不具有资质的医生单独从事医疗活动,宣传的内容也与事实严重不符。这类的现象,只会给市场带来混乱和伤害。我们也希望卫生主管部门能介入进来,一方面对这个新兴行业出台更细致的法规进行规范,另一方面也对市场内的违法违规行为重拳出击,进行整顿。

如果本文与事实不符,你可以支付200元保证金,来删除本文!立即支付 ,这笔钱会捐给山区贫困儿童,PS:用电脑操作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