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失联学霸君一对一平台学霸君停课退款无门加盟商陷绝境

企业形象 173℃

很多家长向记者反映在学霸君一对一交了钱培训,但现在无人上课也没法退款的情况,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没有老师上课了呢?记者联系到一位在学霸君一对一任教的线上老师,了解一下公司内部情况。

烟台栖霞的滕女士告诉我们,她是2019年12月应聘到学霸君一对一做线上培训老师,教授初中数学,此前老师们一直在按时上课,直到2020年12月25号。按照约定,老师是每个月25号发工资,这个月应该是发11月份的工资,但是这个月出了一个通知说延迟发放然。

滕女士说,她十一月份应发工资有一万六千多元,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发放,一开始公司解释供应商付款与银行接口问题导致薪酬延迟发放,请老师不要恐慌,当时很多老师还在坚持上课,直到负责沟通学生与老师关系的班主任在微信发文,大家才感觉不对劲。

滕女士告诉记者,有老师发截图说一些班主任发朋友圈说公司要求他们上缴手机,把家长拉黑,她就跟家长说了这些事情,后来家长联系了班主任 发现都联系不上,后面就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从上个周的周末开始就有老师已经不上课了

随后教师群里关于公司破产的消息层出不穷,滕女士多次致电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工作人员,但一直无人接听。同时她从社保代缴单位青岛易才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了解到,她的社保1月份将停止缴纳。青岛易才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公司欠款,两个公司现在已经不合作了。

滕女士告诉记者,家长们缴费是通过公司里的规划师和班主任,老师只负责上课,现在工资拿不到,家长质问为何停课,对此她也很无奈。

滕女士表示,双十二公司都还在搞活动,一点前兆都没有,说没就没了,心情特别沉重。

据了解,学霸君一对一线上 *** 老师有一千多人, *** 老师有五千多人,大家被拖欠的工资从三四千元到三四万元不等。老师们已经决定向相关部门提起申诉,维护自己的权益。

节目播出前滕老师告诉我们,学霸君系统老师端口已经无法登陆了,公司方面依然没有对老师家长做出解释。希望公司方面能尽快出面,做出解释,拿出解决方案。闪电新闻记者 杜宗浞 报道

最近一周,多位广西家长向南国早报客户端反映称,线上网课平台“学霸君”无法正常登陆上课,剩余课时费难以退回。部分家长还莫名背上网贷,如今网课停掉,依然还要每月偿还贷款。

花费数万元上网课 平台无法登陆钱退不了

1月11日,南宁市民覃女士告诉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去年3月疫情期间,她在网上看到了学霸君网课广告,后来在销售人员的推荐下,花费17670元给儿子购买了120节1对1网课。

网课宣传海报。

“当时我的手头比较紧,班主任说可分期付款,接着她打 *** 教我进行操作。”覃女士通过支付宝转账支付了883.5元首付,剩余课时费按12个月分期付款。刚开始老师教得不错,孩子也喜欢,去年6月班主任以1对1网课要涨价为由,劝说覃女士续费16912元,还称小学上不完的课时可囤到中学继续用。

覃女士在网上贷款,分多期还款。

覃女士打印课时和付费情况资料。

第二次缴费后没多久,学霸君单方面更换班主任。“以前那个班主任几乎每天都辅导孩子做作业,新来的那个不太用心。”覃女士表示,去年12月26日,她按约定时间安排孩子上课,登录App却没等来授课老师,经联系才得知学霸君的资金链出现状况,老师被拖欠工资已不再上课,还推给她一个 *** 群二维码。

因无法上网课,覃女士与网课老师网上对话。

几天后,覃女士发现学霸君App无法登录,拨打人工 *** 亦无人接听。之后,覃女士进入家长 *** 群,里面是来自全国多地无处退款的3000余名家长。经联系,来自广西区域的100多名家长也建起 *** *** 群。“目前我还剩260多节课时,2万多元课时费退不了。广西这边的家长,大部分都剩1万元左右的课时费,损失约100万元。”覃女士称。

网课网站显示已打不开。 本文图片为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 何定坚/摄

网课停了还要还网贷 家长们纷纷向警方报案

据天眼查官网显示,学霸君所属公司为上海谦问万答吧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法定代表人为张凯磊。目前学霸君1对1注册用户总数近500万人,付费用户5万余名。其官方信息显示,学霸君旗下核心产品为“学霸君1对1”,针对中小学全科进行在线1对1辅导。

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采访得知,学霸君去年年底疑似爆雷后,一些家长不仅遭遇退费难,还因给孩子报名网课莫名背上网贷,如今每个月都要偿还贷款。

覃女士称,当初在班主任劝导下办理了 *** 贷款,12个月的分期贷款还有3个月总计4000多元,需按期被划走。

网贷平台多次给覃女士催还款通知。

扶绥县的罗女士去年6月给孩子购买了学霸君网课,总价22000多元,首付交了2520元后,剩下的19000多元在班主任指引下办理了银行贷款。“现在还剩59个课时,欠着银行6期贷款,贷款费用要交,逾期还有利息。”罗女士称。

今年1月1日,学霸君创始人、CEO张凯磊在《写给所有学霸君亏欠的人》的 *** 中写道,“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的冬天倒下了,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1月2日凌晨,张凯磊在朋友圈发出 *** 承诺:学霸君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连日来,广西多名家长给上海12345市民服务热线打去求助 *** ,并向学霸君注册地所在辖区警方寄去材料进行报案。目前,他们还在等待有关部门的答复。

律师建议

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广西善仁律师事务所律师曾世怡,她给家长们提了两方面的建议。

1.关于家长和金融机构的借款合同关系

如果金融机构已经代替家长将学费款转给学霸君平台,那么家长应向金融机构偿还借款,否则会面临金融机构的追责,和可能会对其征信造成的影响。

2.关于家长和学霸君平台的课程买卖合同关系

如果家长已通过金融机构全额支付学费,但学霸君平台却未按约定提供对应的课程服务,又拒绝退款,因此该行为已经构成违约,家长可通过法律途径要求学霸君平台承担违约责任并退还费用。

继蛋壳之后,学霸君成为2020年末又一家遭遇暴雷的知名企业。当社会各界把关注点聚焦于学生及家长群体时,一个损失更为惨重的群体——加盟商,却被无意忽略了。

一位加盟商告诉《财经故事荟》,仅他所在的 *** 群,参与统计的65位加盟商,总损失已经达到5000万元,平均每户损失76.9万元。考虑到学霸君一共有超过150家加盟商,这一群体的累计直接投资损失可能在1亿元以上。

《财经故事荟》从所接触的几十位加盟商中,深度采访了四个典型案例。

40岁的沈女士疫情期间先被酒店裁员,丈夫炒股又负债百万,卖房抵债后,无奈转行,又被学霸君暴雷事件牵连,如今房租都交不起,带着孩子流落在外,“日子没法过了”;

自称商场“老油条”,在贸易行业打拼了15年的郭先生,疫情期间生意损失了100万,转头加盟霸君却掉了坑,如今躲在外地,“觉得无颜面对亲友”;

前学霸君员工、退伍军人小张,辞职转道做加盟遭遇暴雷,如今负债100万;甚至还有来自新加坡的外籍加盟商,疫情之后从旅游业跳槽到教育业,暴雷后被无从退费的学生家长辱骂为“骗子”。

先遭家庭变故,又遇总部爆雷,流落街头一度想轻生

沈女士,40岁,学霸君南方地区加盟商

“圣诞节那天,我还在忙着准备促销。谁知第二天,就传出学霸君资金链断裂的消息,晴天霹雳啊。我前后搭进去大概70万元,现在血本无归,前几天在天台吹风时,要不是保 *** 住了我,我就直接跳下去了。”

接受《财经故事荟》 *** 采访时,沈女士正带着孩子和行李,坐在公园长凳上休息——因为续不上出租屋的房租,房东直接把她们赶了出来。

整个2020年,沈女士“过得像场噩梦”。

年初,受到疫情影响,她工作的酒店营收大幅下滑,沈女士被裁员。

3月,她的丈夫沉溺于炒股,损失了100万元,变卖了唯一的房产还债,家里瞬间变得一无所有。

之后,沈女士多次劝说丈夫远离投机市场,但他却毫无悔意,有家不回,只留下沈女士和孩子窝在出租屋里。

之前十多年,沈女士一直从事酒店营销,对其他行业无所了解,想转行也无从下手。

5月的一天,她在网上看到了学霸君的招商广告,“广告说即便没有从业经验,没有教育行业背景,也可以加盟学霸君,总部还有专人协助指导。”

这则消息如同黑暗中的曙光。恰好,沈女士的孩子在学霸君上过课,效果还不错,沈女士既看好这个行业,也看好学霸君品牌,就主动留下了咨询 *** 。

没多久,学霸君的招商老师就来电了,力陈公司的优势以及教育行业的前景,“有前景,还有钱景,而且投资教育,也算做公益做好事”。

一番游说,激起沈女士满腔热血,很快就决定加盟。

按照程序,她先交了几千块钱的定金,随后学霸君总部委派人员前往当地,帮助沈女士挑选门面。

这时候,沈女士才知道学霸君的要求很苛刻。首先,门店要设置在一楼,面积至少在100平米以上;其次,必须处于人流量大的繁华地段,但那里的租金往往很贵。

对于暂时还没有经济来源的她,这些要求简直就像在故意刁难。但失业许久的她实在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她走遍全市,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地点,最短租期是一年,每月租金超过1万元。选址完成,她签了合同,向学霸君缴纳了20万元的加盟费,这笔钱是用贷款和信用卡凑齐的。

在那之后,她陆续投入5万元装修费、30多万元物料费,大刀阔斧布置门面。

门店开业之后不久,就有学生主动上门,还预缴了学费,但这些钱并未直接交到沈女士手里。

学霸君总部对现金流控制严格,要求先把全部学费上交总部,之后按照40%的比例返还门店——并非一次返还,而是先返20%,剩下的部分随着学生课时的完结,逐步返回。

虽然这种流程让沈女士不悦,但考虑到学霸君教学质量不错,学生们都很乐意上课,一位家长甚至还送来了锦旗,沈女士就把意见咽到了肚子里。

没多久,赶上学霸君的“双11”、“双12”大促,学生买课不光便宜,还有赠课。学霸君的督导也竭力劝说沈女士扩大业绩,先到教学系统里买点优惠课时,当做“库存”,之后再推销给学生家长。

沈女士一听觉得有道理,便自掏腰包买了不少优惠课时。眼见圣诞节要来了,她沉浸在一片欢喜中。

12月26日,当沈女士在加盟商微信群内,看到学霸君可能遭遇资金困境的坏消息时,最初难以置信,直到一位相熟的内部人士,告诉她学霸君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她方才乱了方寸。

她双手颤抖,慌忙打 *** 询问督导,对方却称自己在出差,对于总部的资金链危机一无所知。

没过多久,学霸君总部“人去楼空”的消息传来,沈女士彻底绝望。

更要命的是,学生们预交的课时费用,都还在总部,家长们蜂拥上门,要求把1对1课时上完,否则就退款,可总部却没有给到明确答复,沈女士不得不费尽口舌,安抚家长们。

可还未等处理好工作事务,她的生活也出现了问题。

“总部爆雷了,我的70万元投资都搭了进去,我先垫钱支付了员工和老师的部分工资,能贷的款、能借的钱基本到达极限。就在昨天,我因为付不起房租,被房东从出租屋赶了出来。”

在出租屋内“最后的晚餐”上,沈女士和孩子啃着干馒头,发愁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内心一片茫然。

从事贸易15年,潮汕“老油条”也损失百万

郭先生,50岁,学霸君广东加盟商

“大家都知道,潮汕人做生意最精明了。我之前做了15年贸易行业,是如假包换的商场老油条。可我没想到,我竟然会被学霸君他们瞒得死死的,太丢脸了。”

郭先生今年50岁,出生于商业气氛浓厚的广东潮汕地区,理所当然成为了一名商人。

去年新冠肺炎肆虐,郭先生的贸易产业链被摧毁,前后损失了100万元。迫于生计,他决定转行。

有天刷抖音时,看到了学霸君的大规模招商广告,一打听公司口碑不错。

郭先生心中一亮,当即联络了学霸君,并到总部考察了几天。

在招商会上,招商经理舌灿莲花,透露过去一年,学霸君创下了20亿元流水,这让郭先生怦然心动。

但他转念一想,20亿流水中,有40%最后要返还给各大校区,50%支付任课教师工资,因此,最后总部实际留存的资金应该是20亿的10%,只有区区2亿元左右,如此算下去,这个盘子还能继续转下去吗?

带着疑惑,郭先生咨询了招商经理,“这个项目到底可靠不可靠,我的贸易事业受损惨重,不想再被蒙了”。

招商经理信誓旦旦地保证,加盟商前景一片光明。

思来想去,郭先生暂时压制了疑虑,打算放手一试。

2020年11月,他在定居的城市租下了面积超过300平方米的大型门面,每月租金3万元,还向总部交了30万元的加盟费。算上后期的装修费用、人工配置费,前前后后花了60万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朋友和合伙人。

到了12月上旬,门店尚未布置完毕,招商经理前来劝说他再开一家门店,“学霸君很快就会停止在全国增设校区,现在开新店是最后的机会了”。

谨慎的郭先生并未同意,打算先运营好现有门店。

很快,圣诞节到了,郭先生的校区开业在即,“心里别提有多滋润”,但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

12月27日,一位员工告诉郭先生,今日头条爆料了学霸君资金链断裂的困境,如同当头一棒,郭先生当时就觉得双腿发软。

此后,原本热情的招商经理,也切断了和他的联系。

郭先生只得寄望于执法机构,但派出所并未受理他的案件,给出的理由是“尚未得到准确的证据,足以证明学霸君倒闭,现有消息都是传言,无法举证”。

无奈之下,他咨询了自己在法律界的朋友。朋友分析后认为,学霸君涉嫌合同欺诈,双方11月签合同,12月总部就倒台了,说明在签合同时,学霸君方面隐瞒了公司面临的困境。

现在,郭先生觉得无颜面对家人和朋友,他和合伙人干脆躲到了其他地方,每天闭门不出,茶饭不思,“搞成这个样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安顿小孩、妻子、父母了!”

前退伍军人遭遇暴雷,如今负债百万

小张,27岁,学霸君前员工、现上海加盟商

“我先后开过两个校区门店,再算上中途租赁写字楼,一共投入了260万元。律师帮我计算了可确定的损失,至少有100万。现在我欠银行将近60万,朋友那边欠下40万,今后几年都要走在还债之路上了。”

小张在大学期间学的是国际贸易,还服过两年兵役,热爱冒险,毕业后做过信贷、销售、游戏工作室。

2019年6月,机缘巧合之下,他成为了学霸君总部的销售人员。

当了3个月员工后,小张听闻学霸君在招商,就索性辞职做起了加盟商。他以40万的加盟费,拿下了上海两个片区的加盟商资格,投资规模在加盟商中位于前列。算上装修费、租金、人员工资等,截止2020年2月,他在这个门店上投入了80多万元。

到了4月,他又开始为新门店选址,以期疫情好转后尽快开张。左选右选,他挑中了万达商场的一处门面,租金再加上物业等费用,每月硬成本至少6万,还投入了40万装修费。

终于熬到7月,疫情开始好转,小张的新门店正式开张,他打算冲一下业绩,此时总部却静悄悄的,没有投放新广告。

那个时候,线上教育行业竞争惨烈,学霸君对手繁多,加盟商的现金流又被总部控制,小张选定的高成本校区,完全入不敷出,每个月都得倒搭钱,对此,他并没有气馁,“教育行业本来就是慢生意”。

一直到圣诞节之前,校区总计招揽了100多名学生,小张觉得扭亏为盈在望。圣诞节那天,他和合伙人还好好庆祝了一番。

但黑天鹅却意外到来,12月27日晚,学霸君的负面消息开始传出,之后迅速发酵,闹的沸沸扬扬。

有的校区老师直接 *** ,平台也就此关停,小张至此方才发觉情况不对,便和几十位投资人一齐去到上海总部讨要说法,但公司高层一个也没见到,打 *** 也始终无人接听。

无奈之下,他只得立即止损,清退了员工。

“学霸君暴雷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很大,但好歹我也是条在军队历练过的汉子,我曾经想寻短见,但这个念头很快就打消了。不过,我今后再也不想从事这种高风险行业了,因为我赌不起了。”

外籍加盟被骂“骗子”,暴雷后尝试转型

Miss Ling,48岁,学霸君广东加盟商

“我曾经信仰基督教,我愿意像耶稣那样原谅伤害过自己的罪人,所以学霸君总部的事情,我可以看开。但让我感到难过的是,竟在自己觉得善良美好的中国中了套。”

Miss Ling今年48岁,她在新加坡长大,之后又在香港生活了十多年。但对于追求慢生活的她来说,这两座快节奏的城市,并非理想的栖身之所。

为此,她走遍了很多地方,最终选中了广东的一座二线城市,这里经济压力小,生活节奏慢,气候、饮食习惯也和香港如出一辙,让她倍感亲切。

没多久,她就在旅行行业找到了工作,便定居于此。可惜好景不长,随着疫情升级,国内旅游业遭遇重创,Miss Ling也被旅行社裁员。

3月,她在短视频平台看到了学霸君的招商广告,为之心动,经过简单沟通,学霸君人员邀请她去总部考察,她也欣然前往。

其实,早在来中国以前,Miss Ling对教育行业就很感兴趣,早就希望有一天能够投身其中。

考察之后,她交了30万元的加盟费,再加上装修费、租金、广告费等,累积投入60万左右。

这笔钱一半来自个人的多年积蓄,一半来自朋友借款。

8月初,Miss Ling的校区开张了,她的热忱和真诚,很快打动了不少学生家长,收获了不错的口碑。

到了去年12月,她累积招揽了30名学生。考虑到她身处二线城市,这个成绩已经相当可以了,Miss Ling也心花怒放。

圣诞节那天,Miss Ling还特意和友人一起聚餐庆祝,在餐桌上她虔诚地为未来祈福。

结果仅仅一天后,Miss Ling 就在微信上看到了学霸君爆雷的传闻,第三天,张凯磊钉钉群的发言截图在网上流传,她才明白事情不妙。

在那之后不久,学霸君的系统无法登陆,家长们也无法退费。有家长怒气冲冲找到Miss Ling,骂她是骗子,要求她补偿自己的损失。此时,Miss Ling压根顾不上自己的损失,但她也无力给家长退费,只好想办法让学生上完课程。

“后来,我决定自己垫钱支付老师的工资,让他们通过腾讯会议和钉钉,给学生们上课。那些孩子都很信任我,家长大多都支持我,我不想让他们难过。”

Miss Ling一直努力开导自己要看开一些,“这次悲剧算是一块绊脚石吧,我热爱教育事业,希望能够早点迈过去这个槛。”

注:文中加盟商做了化名处理。文丨财经故事荟,作者丨eternal,编辑丨陈纪英

如果本文与事实不符,你可以支付200元保证金,来删除本文!立即支付 ,这笔钱会捐给山区贫困儿童,PS:用电脑操作
标签:学霸君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