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植发遭投诉揭开新生植发疗效承诺涉嫌违法乱象

企业形象 289℃

除去退款难的诸多投诉外,新生医疗美容的“疗效承诺”等问题也被外界质疑。

“在南京新生植发,申请退款无果”“投诉东莞新生植发门诊部拒绝退款”“深圳新生植发退款问题”……这些都是消费者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上对新生植发的投诉。

实际上,除去上述退款难的诸多投诉外,《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生医疗美容”)的“疗效承诺”等问题也被外界质疑。

3月9日,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致电新生医疗美容咨询植发业务,随后便有工作人员与记者添加微信,介绍该公司的植发业务。

“我院是毛发专科医院,从事毛发治疗已有20年时间,现在全国有47家分院,做的就是效果和口碑,治疗 *** 已经非常成熟。一般我院临床上,毛囊的存活率能达到98%左右。”上述新生医疗美容的一位工作人员刘伟(化名)向记者推荐道。

随后,在其出具给记者的一份《毛囊种植承诺书》中,亦有“凡在本院进行自体毛囊移植(头发、眉毛、睫毛、体毛、胡须等)受术者,术后移植毛囊存活率可达95%以上;疤痕(如烧伤、烫伤、外伤、手术、头皮感染等毛囊移植存活率可达85%以上)。”等承诺。

这样的疗效承诺也给新生医疗美容带来官司。记者注意到,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文书中,就有新生医疗美容控股的子公司南京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新生”)和消费者就毛囊术后的存活率等问题有过纠纷,且法院判决南京新生退还消费者植发的相关费用。

对于新生医疗美容的疗效承诺涉嫌违法等相关问题,3月10日,记者致电新生医疗美容 *** 部表达采访需求,相关工作人员称会告知其领导联系记者,但截至发稿并未有进一步的回复。除此之外,记者也给新生医疗美容在天眼查上的邮箱发送了采访函,同样未有回复。

“疗效承诺”被指违法

《毛囊种植承诺书》的本质就是对其医疗服务的直接广告宣传,而医疗广告不仅需要审批,更禁止在广告中提及治愈率、有效率。

随着我国脱发群体的数量日渐庞大,以及脱发群体的日益年轻化,植发这门生意的热度有增无减。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此前公布的《中国脱发人群调查》显示,平均每6个中国人就有1个人有脱发的症状。

艾媒咨询数据则显示,中国植发行业市场规模已从2016年的57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200亿元。而在植发市场上,除了公立医院植发科室和民营植发机构外,也涌现了一批新兴的植发企业,但植发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尚缺乏强制性规定。

“植发手术是保障成功的,这个不用担心。术前签订合同保障,如果没有达到(承诺的毛囊存活率),医院这边免费帮你重新治疗,或者全额退款。合同都是一式两份,也有我院的公章和手术医生的签字,具备法律效应的。”3月9日,在与记者的沟通中,刘伟介绍道,“出现任何效果问题,医院这边都是有保障的。”

在植发的价格方面,刘伟告诉记者,由于现在该院的精细无痕植发技术有7折优惠政策,原价10元/毛囊单位,现在是7元/毛囊单位。

记者查询发现,南京新生承诺的植发疗效就曾引起过官司。资料显示,南京新生成立于2017年12月14日,经营范围为:诊疗服务与医疗美容服务(须取得许可证并按许可证所列项目经营)等。

2020年12月2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原告李智强与被告南京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显示,2019年6月15日,李智强来到南京新生咨询关于头部疤痕处自体毛发移植手术。南京新生向其承诺移植毛囊存活率达85%以上,如未达标,退还原告手术费,随后李智强按照被告要求支付了5280元手术费与体检费。

后法院判决显示,根据术后会诊意见,以及术前术后照片对比,可以看出手术后未达到约定的效果,被告南京新生构成违约,致使李智强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南京新生应当退还李智强手术费用5280元。

“广告法对于医疗、药品、医疗器械都有比较严格的规定,这种情况很显然违反广告法。《毛囊种植承诺书》的本质就是对其医疗服务的直接广告宣传,而医疗广告不仅需要审批,更禁止在广告中提及治愈率、有效率。因此,《毛囊种植承诺书》所宣传的内容本身就是违法的。”著名打假人王海向记者表示。

其进一步表示:“除去违法外,上述承诺行为还是虚假的。有效率、治愈率对于不同的患者是不一样的,如果没有限定条件,那就是虚假广告。没有限定条件意味着什么条件都可以做到,这不可能。除此之外,其广告没有提供可追溯、可验证的事实根据,所以根据常识判断就是虚假的。”

虚假宣传曾被处罚

新生医疗美容曾因违反广告内容管理规定行为及其从属,被南京市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2000元,并没收违法所得。

官网信息显示,新生医疗美容是以毛发移植与养护、基因检测等医疗服务为主,集毛发种植技术研究、医疗产品设备研发为一体的大型医疗集团,现拥有香港、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近50个医疗中心(含筹建),4家研究院,现有员工千余人,迄今为止服务客户30万余人。

据不完全统计,新生医疗美容旗下控股的公司近80家,多为各地新生医疗美容部。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上,就有诸多关于新生植发退款难、非法贷款等相关投诉。

不过记者注意到,除去承诺毛囊存活率涉嫌违法外,新生医疗美容或存在医疗广告欺诈行为。

2018年12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在公布的《陈鲁豫与新生医疗美容有限公司肖像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8年12月,陈鲁豫得知新生医疗美容有限公司(新生医疗美容曾用名)曾于2016年7月29日在其官方认证的微信公众号“新生植发”上发布了标题为《鲁豫换发型美成郭碧婷! 论发型的重要性!!》的文章。

陈鲁豫方提交的事实显示,上述新生医疗美容发布的文中,除了擅自使用了陈鲁豫的两张照片进行商业宣传,还有“脱发区域毛囊闭合,只有通过植发手术进行治疗”“新生植发,您身边的毛发管理专家,一次种植永不脱落”等宣传内容以及新生医疗美容的相关信息。

王海告诉记者,从新生医疗美容宣传内容看含有医疗广告禁止宣传医疗技术(植发手术)、有效率(存活率85%),承诺“一次种植永不脱落”的保证内容。“新生医疗美容植发广告宣传的存活率因人而异;承诺的永不脱落无法实现,严重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规定的欺诈行为。”王海说道。

最终,法院认定,新生医疗美容在其经营的微信公众号上擅自使用陈鲁豫照片已侵犯陈鲁豫的肖像权,应承担法律责任。法院判决其在公众号上公开发布赔礼道歉公告,并赔偿陈鲁豫经济损失25000元及公证费1200元。

此外,2020年11月24日,新生医疗美容曾因违反广告内容管理规定行为及其从属,被南京市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2000元,并没收违法所得。

记者了解到,2020年7月9日,南京市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收到 *** 舆情:新生医疗美容的企业公众号、官网推送的广告有“国内首家头皮抗衰研究基地正式成立”“从成立以来为数十万脱发患者解决了脱发问题”的宣传广告用语,以及该公司企业 *** 微信朋友圈发布种植头发的案例也是违法行为。

后经南京市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查核实,认为新生医疗美容所发布的“新生植发立院以来不断努力,为数十万位脱发发友解决了脱发问题”的宣传用语是真实用语。

但新生医疗美容在微信企业公众号、网站上发布的“此次新生植发与英诺皮肤世家全球毛发战略仪式的正式签订,国内首家头皮抗衰老研究基地正式成立,是国内头皮抗衰管理概念的之一次亮相”的信息,构成虚假宣传。

《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新生医疗美容的虚假宣传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二十八条之一款规定;当事人 *** 人员在微信朋友圈上发布真人案例图片的行为,违反了《医疗广告管理办法》第七条第(六)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十六条之一款第(五)项规定。

因此,除了被罚款外,新生医疗美容还被责令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责任编辑:李安宁)

近年来,脱发年轻化催热“头部生意”市场,但植发行业因缺乏强制性规定,导致相关消费纠纷层出不穷。日前,中国网财经记者根据消费者投诉进行调查,发现“植发小巨头”新生植发存在广告违法、诱导贷款、退款难等多重乱象。

公开资料显示,新生植发隶属于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毛发移植与养护、基因检测等医疗服务为主的大型医疗集团,现拥有香港、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近50个医疗中心及4家研究院,主要为用户提供毛发移植、脱发治疗、植发答疑等服务。

植发变脱发:术前“承诺100%成功、终身不脱落”

“去年11月在广州新生植发华南总院做的植额角手术,2100多个毛囊一共花了不到2万元,植发前新生承诺一年后毛囊存活率在95%以上,达不到则退款,今年11月去复查,结果显示存活率根本没达到95%,但新生却找各种理由拒绝退款,称不认可其他医院的检测报告,只能以他们的检测报告为准。”来自广州的丘先生投诉称,自己当初是被新生植发宣传的“保障手术100%成功,毛囊存活率超95%且终身不脱落”所吸引,如今手术效果未达预期,还要花费大量时间及精力进行 *** 。

丘先生表示, *** 过程中,新生植发工作人员不仅态度恶劣,甚至连微信都已将其屏蔽。“明明白纸黑字签了协议,新生该不承认照样不承认,现在钱没少花、罪没少受、头发却没见长。”

丘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来自南京的王先生在新生植发后,同样面临手术失败、 *** 困难等问题。

据王先生描述,其于2019年3月在南京新生进行植发手术,从后脑勺取4000单位毛囊种植在头顶,手术、治疗、护理产品累计花费3.1万元,术后一年,不仅头顶毛囊成活率极低,连取发部位都患上了毛囊炎,且一直不见好。

“新生的医生让我继续用药,但丝毫没有改善,我按合同约定要求新生植发退还部分费用,他们却推卸责任称是我植发数量太少,效果就这样。”王先生认为,新生植发店大欺客、态度蛮横、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意思。

在王先生提供的毛囊种植承诺书中,新生植发承诺“凡在本机构进行自体毛囊移植受术者,术后移植毛囊存活率可达95%以上;如患者完成手术一年后,经本机后鉴定确认最终的移植毛囊成活率低于95%,本机构可为患者进行一次免费手术修复;若免费手术修复后,最终的移植毛囊成活率仍低于协议约定水平,本机后承诺退还还未达标部分相应比例的手术费用。”

“现在手术失败、头发越植越少,新生植发即没有修复、更不同意退款。这么大企业敢做不敢当,公信力何在?”王先生质疑道。

随后,中国网财经记者以消费者身份与一新生植发工作人员取得联系,该工作人员表示,新生植发手术都是签约保障效果的,手术成功率100%,毛囊存活率95%以上,终身不脱落,达不到协议要求可以退款或者免费2次加密。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范世乾表示,医疗广告不得含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也不可以用治愈率或者有效率来做宣传,上述内容已涉嫌违反《广告法》第十六条规定。

谈及手术鉴定依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也享有公平交易的权利,经营者应当听取消费者对他提出的商品或者服务的意见,接受消费者监督:“新生植发不认可患者在其他医院检测报告的说法本身就存在问题,这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做法,很难保证客观、真实和公正,消费者就难以对其进行监督,也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

被投诉“诱导贷款”旗下连锁机构频遭行政处罚

除了手术失败,更有消费者险些因新生植发工作人员“诱导贷款”,而对个人征信造成影响。

“我是去年3月、4月在南京新生进行的植发手术,由于手术费用太高,新生植发工作人员提出可以贷款支付,并用我的手机进行操作,在某贷款平台上申请了两笔三万元贷款、各分12期还款,但是还了6期突然没法还款了,显示已经逾期,可贷款平台 *** 根本联系不上。”消费者蒋先生表示,该贷款平台并非自己选择,而是新生植发合作方,如今被动逾期,担心会影响个人征信。为此,蒋先生选择向第三方投诉平台进行投诉,但因涉事贷款机构并未入驻平台,目前该投诉进度仍为“待分配商家”。

记者同时注意到,该第三方投诉平台上多起关于新生植发的投诉均提及“诱导贷款”:“在新生植发工作人员的操作下通过第三方平台借款1万元,购买了3个月疗程,只做了一次后续不想做了,希望能取消借款账单,只承担一次的费用”;“今年7月通过广告获悉深圳新生植发有免费毛囊检测,于8月15日来到新生,到了才知道需缴纳200元成为会员才能进行检测,之后工作人员又让缴费预约,我表示自己现金不足无意预约,新生方面提出可以刷信用卡或者贷款,并不断劝说诱导消费,最终刷走2000元才回到家中”。

中国网财经记者联系其中一位投诉人进行核实,该消费者表示,自己已与新生植发签订和解协议,不能再就此事接受采访:“虽然问题解决了,但过程太费时费力,实在不想评价。”

岳屾山指出,首先,贷款合同是需要本人进行签订的,如果平台没有进行审查,而合同不是本人进行签订的,那么对其应该不发生效力;其次,如果涉事贷款平台确实出现了问题,没有办法正常还款并且联系不上 *** ,那么因此造成的违约和逾期责任在于平台方面,消费者不需要承担相关违约责任的,但还款义务还要正常履行。

天眼查信息显示,新生植发归属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3月25日,注册资本1亿元,公司股东为陈国涛、林凤飞、林宗琰,持股比例分别为40%、30%、30%,林凤飞担任公司法人。根据对外投资统计,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共有66家企业,其中多地新生医疗美容医院或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即为新生植发连锁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经营风险提示显示,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11月24日刚刚因“违反广告内容管理规定行为及其从属”被南京市鼓楼区市场监管局予以罚款2000元行政处罚。不仅如此,该公司控股的杭州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长沙天心新生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北京领秀新生医疗美容诊所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亦频频因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广告违法行为、医疗机构诊疗活动超出登记的诊疗科目范围等原因被当地市场监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

针对以上问题,中国网财经记者向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发送采访公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记者贾玉静)

如果本文与事实不符,你可以支付200元保证金,来删除本文!立即支付 ,这笔钱会捐给山区贫困儿童,PS:用电脑操作
标签:投诉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