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生植发亲身经历我为什么植发和官司经历

企业形象 309℃

什么时候做的植发?当时为什么想到要植发,花费多少

答,2019.11.月做的植发,4500单位,脱发

花费24148元,合同发知乎被企业举报说泄露企业机密要修改删除,那我打码

做的什么技术

pue

问 有用过药物吗

答,植发前不知道有非那雄胺所以没用过非那雄胺,没感觉自己脱发那么严重,所以米诺地尔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用。

植发后非那雄胺每天使用,米诺地尔起码每天一次 ,也就是起床吃药喷药。洗完澡头发湿的等待头发干了再喷药,可能等着等着就忘了。不过这个没影响,女性使用米诺地尔就是每天一次

问 查过倍生植发有登记合法合规吗,医生有执照吗?

答,做植发前也怕遇到小门诊,经常看到新闻整形美容失败,我也怕啊,但是不知道怎么查机构合不合规。看到倍生植发有深圳倍生植发,广州倍生植发,那么就是连锁,应该安全点。

后来倍生植发十个月后效果太烂倍生植发说成功了,我就去法院告倍生植发,需要有倍生植发的资料,于是查了。

医生杨晓有执照,倍生植发在工商登记也有

叫倍生医疗美容门诊部(普通合伙)

问:为什么选择做4500个单位的?植发手术用的是哪种技术?

植发前自己估计过,顶多3500单位,还能把天生高的两鬓角植一下发际线,于是我带着2万元现金就去了倍生植发。

结果去了倍生植发,倍生植发一拍照,我头顶完全是空的,说要做4500单位,于是马上交钱,然后支付宝还是微信付款剩下的钱。我很快的,我平常很拖,但是一做就特别快。既然准备做了,又带了钱,直接开干

交钱抽血,说是抽血如果有梅毒,艾滋,哪怕交了钱也不能做植发,刚才有个交了钱的就因为自身原因不能做植发退钱了。

然后给脑袋画线,看哪些地方做植发,剃光头,进手术室。

大概是12点上手术台,夜里21.30出倍生植发。

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效果差,去法院告倍生植发呢?

答,植发6个月我就感觉不对劲,但是 *** 上都说植发6个月才刚出效果,于是等,第十个月就不对劲了,头顶完全是空的,那时候我有发 *** 记录贴,记录植发经历,然后倍生植发看到了让我别发(已删除),去倍生植发看看。

下面是我植发9.5个月的时候自己拍照。

正常光,谁家浴室灯光也不会多亮,是吧。

还有在休息亭下,一点光都没有的地方拍头顶也是空的。

然后倍生植发拍照效果的确很不错,只是很可惜,我不是瞎子。

同一天,在倍生植发让别人拍,我头顶也是空的,加上上面那对比,我自然信我自己拍的,我头顶就是空的。

倍生植发说植发成功了,那么,只能去法院告,是吧。

问 为什么败诉?

(2020)粤0104民初45998号 ,

倒不是倍生植发给我做的植发成功了,而是找不到机构去做鉴定,证明倍生植发给我做的植发失败了。

只植发唯一需要保证的,就是倍生植发合同上,倍生植发像我保障的植发一年后植发上的毛囊存活率达到90-95%,

但是因为没有机构能做毛囊存活率鉴定,没证据证明毛囊存活率不够,自然败诉。

植发后我脑袋是空的照片也无法作为证据。

开庭我向法院申请司法鉴定,法院说机构回复无法做鉴定。

我去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回复只能调解无法做鉴定。

我问广州健康委员会能不能做鉴定,说去广州医学会

广州医学会医疗鉴定科回复只能做事故鉴定,这种毛囊存活率不属于事故,无法做鉴定

12345回复不归12345管,如果上面那些机构无法做鉴定就要找相关机构去做鉴定。,

如果我去的地方,机构,因为我不懂法律,问错了机构,但是我还问了律师,律师是专业的法律人,他也说没机构鉴定,因为这个没有鉴定标准,所以做不了鉴定。自然我败诉告不赢。

目前 *** 上就能看到几个告赢植发机构的案例,我看了,除非是植发后脱发更严重,不然不可能告赢,而植发后也要吃药,处方药非那雄胺,和米诺地尔喷剂,双盲临床论文很多,都是说有效果,哪怕不能生发,保持原来样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除非本来有头发,植发后反而没头发了,不然不可能告赢

没有任何机构能做毛囊存活率鉴定,所以就像我和广州倍生植发的合同上一年后保证植发上去的的头发存活率达到90--95%,保证没用的,没机构能做鉴定,说存活率达到100%也行。

问: *** 上有你植发效果很好的反转,你怎么解释

答如果这也是反转的话。

这是我在卧室,卧室灯光通常昏暗,是吗,我头发很好,是吧

这是我在浴室,谁家浴室灯光会刺眼?浴室很正常的灯光,达不到白天出门,路上那种亮度吧

如果所谓的植发效果就是这样,早说啊,我自己拍不更好,不打针,不吃药,不等待,不花钱,天黑了拍照,甚至天黑了不开灯拍照不就行了。

下面是倍生植发给的对比图

这是我的对比图,上面我也只是在卧室随手一拍,灯光很昏暗

下面这张图,

左上,倍生植发十个月,别人拍

右上,倍生植发不在拍照室拍

左下,右下,十个月自己拍照。

我自然信我的不信倍生植发拍的。现在一年了,对比就下面那德行。

花24148元,后脑大片取发疤痕,就上面那效果,还说植发成功了,谁也受不了吧。

问倍生植发怎么说

答,他说植发成功,然后我就法院告,然后将头顶照片发 *** 上,就这样。

对了,因为都做不了鉴定,想着提这种光头将对比递交给法院,不回复。

问你对倍生植发植发过程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吗

答:合同上有个毛囊检测,没给我做,植发十个月后我才知道有毛囊检测这回事

毛囊检测我不在意,但是,植发过程10小时,躺着脸部盖着毛巾或者趴着,虽然看不到人,但是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

后脑取毛囊4小时,明显是男性问我麻醉效果疼不疼,疼了再来一针麻药

再2小时植发区域扎孔,扎种植孔?是男性

再4小时将毛囊插入孔里,明显是女性问我,还是两个女性问我疼不疼,要不要打麻药,是那两个女性再给我做植发。

法庭上倍生植发只提供了男医生杨晓的行医执照,申请司法鉴定后都不能鉴定,我想过能不能通过操作不规范去告,先要拿到证据,于是去12345问了怀疑植发过程换人,怎么办,一两个月后(这个问题提交后答复时间延期了很多次)12345回复,怀疑啊,去法院╯□╰

然后植发时有个护士几分钟给脑袋冲水,应该是清除血污显示种植孔,这护士吸鼻涕应该不合规吧,但是没办法,找不到证据证明,而且这个也只能说违规,不能说植发失败效果差和感冒吸鼻涕进手术室有什么原因,只是,这个吸鼻涕的给我造成了精神伤害,想象一下有个人在你旁边吸鼻涕,什么感觉

还有植发合格,霸王条款啊

上面写着植发一年后毛囊存活率达到90-95%,如果存活率不够退还未成功的钱或者再次植发。

先不说无法鉴定毛囊存活率,就算鉴定出来了,比如植发4000单位,活了10单位,那么植发合同只要保障90%存活率,就是3600单位存活,然后-10单位,只要退3590单位钱就行了

至于再次植发,毛囊不会再生,取了就没了,先不说取了4500单位后我无法再次植发,后脑取发疤痕太恐怖,以前还可以剃张卫健,乐嘉,徐峥那种光头,现在不行,那状态很恐怖。

哪怕能再次植发,如果是你,你还敢给他做?

完全没赔偿这回事。

我都可以给人做植发,反正我永远不亏(当然,我要先拿到行医执照)

植发没保障的。比如我在广州倍生植发做了植发。那倍生植发有连锁,分别是广州倍生植发 和深圳倍生植发

工商登记号叫倍生医疗美容门诊部(普通合伙)

倍生植发的院长 是 倍生廖俊

倍生植发医生叫 杨晓 国家有执照的

我去的广州倍生植发一些资质都有,不是黑门诊,我就不该信那些机构的植发宣传,更不应该去倍生植发做植发。

就这效果

法院告还败诉了,因为

案号 (2020)粤0104民初45998号 ,

我和倍生植发的官司我败诉了,倒不是倍生植发给我做的植发成功了,而是找不到机构去做鉴定证明倍生植发给我做的植发失败了,植发后我脑袋是空的照片也无法作为证据。

开庭我向法院申请司法鉴定,法院说机构回复无法做鉴定。

我去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回复只能调解无法做鉴定。

我问广州健康委员会能不能做鉴定,说去广州医学会

广州医学会医疗鉴定科回复只能做事故鉴定,这种毛囊存活率不属于事故,无法做鉴定

12345回复不归12345管,如果上面那些机构无法做鉴定就要找相关机构去做鉴定。,问了律师也说没机构,因为这个没有鉴定标准,所以做不了鉴定。

没有任何机构能做毛囊存活率鉴定,所以就像我和广州倍生植发的合同上一年后保证植发上去的的头发存活率达到90--95%,保证没用的,没机构能做鉴定,说存活率达到100%也行

那破效果,值得我后脑留下这么大块取发疤痕吗

在广州倍生医疗植发花费2万余元、经历10个多小时的手术,从后脑勺取毛囊并移植了4500个单位后,广州小伙李诚(化名)以为终于解决自己多年的“败顶”问题。然而植发11个月后,他发现自己头顶依然发量稀疏,日光下还是一片“空”。

倍生植发机构拍摄的术前(左)术后(右)对比图

李诚在和广州倍生医疗植发多次协商未果后,将对方告上法庭。由于没有鉴定机构可以对植发毛囊的存活率进行鉴定,缺乏证据的李诚败诉。他说:“植发前签署协议说保证移植毛囊的存活率不低于95%,现在出了问题才知道,根本没有机构可以鉴定,这个保证也就不具有意义。”

处理该纠纷的广州倍生医疗植发工作人员4月6日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植发手术没有绝对的标准,一般在植发后状况相较于术前有所改善,即可认定植发手术成功。“我们通过拍摄对比照片,认为李诚在植发后是有所改善的,就说明没有问题,纠结毛囊存活率的意义不大。”.

.术前植发协议上规定毛囊存活率不低于95%

花费2万多植发仍是“一场空”

被头顶脱发问题困扰多年的李诚,在2019年30岁的时候,决定通过植发来改变头顶脱发的情况,“我咨询了几家植发机构,有些价格不太明确,后来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到了广州倍生医疗植发的广告,广告中植发效果很理想,价格也明确,就选了这家。”

在进行了术前咨询问诊、设计手术方案等过程后,李诚向广州倍生医疗植发机构缴纳了24184元的费用,计划植入4500个毛囊。

双方签署了一份《植发手术保障协议书》,这份协议书中有一项关于“存活率保障”,称“在本机构全国任意一家医院进行自体毛发移植手术的发友,本机构保证毛囊存活率不低于95%(疤痕种植毛囊存活率可达85%)。发友在本机构进行自体毛发移植手术12个月后,如因手术技术及操作的因素造成毛囊存活率未达到上述标准,经鉴定确认后,本机构可进行免费修复或退还未成活部分的手术费用。”这份协议中对毛囊存活率的保障让李诚觉得十分安心,“毕竟植发那么麻烦,最终效果是最重要的。”

2019年11月20日,李诚在广州倍生医疗植发美容门诊部进行了名为“前额头顶种植自体毛发术”的植发手术。“手术做了快10个小时,麻醉没起效时,我能感觉到每秒有两三针扎在头上,很痛苦难熬。”李诚说,植发过程完全不是广告宣称的“无痛手术”,但为了摆脱脱发问题带来的困扰,他坚持了下来。

李诚说,他术后一直按照医院的指示进行日常护理,同时服用药物。但11个月过去后,他发现头顶新移植的毛囊并没有如自己预想的一般茂密生长,而依然是稀稀疏疏的状态,“拍照出来明显是空的,只有部分头发稀疏地搭在头顶,后脑勺取毛囊后也留了一大块难看的疤。”

2020年9月,李诚联系广州倍生医疗植发,认为植发后毛囊的存活率显然不足95%,未达到理想的植发效果。

双方见面沟通后,倍生植发的工作人员并不认可李诚的说法,“他们说手术没有失败,因为植发作为治疗美容手术是没有明确标准的,只要术后没有出现伤口感染、形象得到了改善,手术就是成功了。”

现场工作人员给李诚拍摄植发近11个月后的照片,显示头顶发量显著增多,以此证明植发手术成功,但李诚认为,在拍摄时对方故意调暗了相机曝光,让头顶显得更加乌黑,但自己在自然光和室内灯光的拍摄下,头顶明显还是比较空的状态。双方各执一词,未能达成一致。

将倍生植发告上法院,因无法证明手术失败败诉

2020年10月16日,李诚将广州倍生医疗植发机构起诉到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要求机构退回24184元的手术费用、赔偿8万元精神损失费,同时要求机构将自己的植发效果前后对比图放置在机构收银台和导购台。

2020年12月3日,该案开庭审理。判决书显示,广州倍生医疗植发辩称“基于医疗行为的局限性,医疗服务合同具有特殊性,即医疗服务提供方无法保证医疗结果,因医疗结果受患者自身特殊体质、原发性疾病等因素影响。”

广州倍生医疗植发还表示,在术前签署的《知情同意书》第二条也对术后问题进行了解释:“虽然医生尽了更大努力,但由于个人审美观不同和现行业医疗水平限制,术后效果不一定都能满足个人的要求,可能出现效果不理想或并发症,若出现上述情况,从上述情况发现之日起,一年内可来本门诊免费治疗,手术医疗费一律不退,患者对以上《知情同意书》内容完全知悉并签字确认,说明患者同意自行承担医疗风险,并同意若出现医疗风险时,我院无需退还手术医疗费。”李诚说,在审理过程中,广州倍生医疗植发机构没有对此前《植发手术保障协议书》中“存活率保障”一项进行解释。

判决书显示,李诚也曾向法院申请对植发区域的种植的毛囊存活率进行鉴定,经法院摇珠确定由广东衡正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但该所经审查后于去年12月11日复函,以超出其司法鉴定业务范围为由不予受理。

法院审理认为:“原告主张被告违约并要求被告返还全额手术费,故原告就此负有举证责任,但原告在本案的举证并不足以证明被告存在违约行为,亦不足以证明本案存在双方明确约定的退款事由,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对原告主张被告返还手术费24184元,理据欠缺,本院不予支持。”经过审理,法院驳回了李诚的诉讼请求。

李诚告诉澎湃新闻,没有权威机构能对自己术后的毛囊成活率进行检测,进而无法证明植发手术失败,是自己败诉的主要原因。为证明毛囊成活率不足95%,李诚先后求助广州医调、广州健康委员会、广州医学会等多个部门,均回应毛囊存活率不在医疗事故范围。“所以植发机构承诺的毛囊存活率就是一句空话,根本没有机构可以检测。”

倍生植发:术后情况改善即可认定植发成功

对于上述纠纷,广州倍生医疗植发负责处理李诚纠纷的工作人员4月6日告诉澎湃新闻,《植发手术保障协议书》中确实保障了毛囊存活率不低于95%,但这并不医院的“骗术”,而是行业“默认”的规定,“现在整个行业都是在合同上规定(毛囊存活率)不低于90%或95%,但其实大家都说不清楚,法律上对毛囊存活率也没有明确规定,如果消费者对毛囊存活率有争议,可以自行去权威机构进行检测。”

澎湃新闻追问目前植发行业是否有机构可以对毛囊存活率进行检测?该工作人员坦承,目前确实没有机构能对毛囊存活率进行检测。他表示,李诚纠结于毛囊成活率的意义并不大,植发后状况相较于术前有所改善,即可认定植发手术成功,“植发没有绝对的标准,在一米的距离下大家不会觉得他头顶是秃的,能达到美观的效果,而且术后没有出现伤口感染,就可以说是手术成功了。”

但李诚与倍生植发的争议除了毛囊存活率外,还包括手术过程是否规范。李诚说,该机构在宣传广告上层声称“一切不做毛囊检测的脱发治疗,都是耍流氓”,表示毛囊检测是植发手术前的重要环节,但李诚在进行植发之前,并没有进行毛囊检测,他认为这是影响手术效果的原因之一。

对此,上述倍生植发工作人员解释道:“术前进行毛囊检测是行规,毛囊检测主要就是检测毛囊存不存在、有没有坏死,但如果肉眼可以看到毛囊就不需要借助仪器,因此做手术之前要不要做毛囊检测其实不是绝对的。”他表示,李诚在术前诊断时通过肉眼就可以明确看到毛囊已经坏死,不需要再借助毛囊检测仪器进行确认。

该工作人员称,在李诚认为植发失败来机构进行沟通时,工作人员也给他拍照、录像进行术前术后对比,可以明确看出植发后效果显著。对于李诚认为医院利用拍照曝光问题来影响拍摄效果,他表示不存在这种情况,“视频也能看出来,术后形象确实是改观了。”

该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机构还在和李诚积极进行协商,可以退还手术费或者进行修复手术,但双方尚未达成一致。

如果本文与事实不符,你可以支付200元保证金,来删除本文!立即支付 ,这笔钱会捐给山区贫困儿童,PS:用电脑操作
标签:亲身经历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