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阴县公安局悬赏100万元追捕犯罪嫌疑人引关注

频道:实时热点 日期: 浏览:75

近日,汉阴县公安局悬赏100万元追捕犯罪嫌疑人引发关注。

今日,被悬赏的东辉珠宝创始人汤晓东(6月7日)接受东方网·纵相新闻采访时表示,看到悬赏通知时很惊讶,自己曾多次给汉阴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邝吉学进行沟通,但后者并没有回复。对此,邝吉学回应称,“我不是这样给他沟通事情的”,并敦促汤晓东尽快投案自首。

“我没有违法乱纪”

2018年9月,汤晓东从广东出境,前往美国融资,目前仍在境外。

汤晓东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自己是在6月2日看到悬赏通知的,“当时我很惊讶,因为我和政府领导保持着沟通!”得知自己被悬赏追捕后,汤晓东还曾给通告上的武警官打电话沟通,但对方称自己只是办事的做不了主。

在汤晓东看来,政府部门和自己沟通的渠道是畅通的,自己虽身在美国,但和汉阴县委书记周永鑫,副县长、公安局局长邝吉学,汉阴县检察院检察长万浩等领导都保持着沟通。

“我们平时靠打电话、发短信和微信联系,我的手机号用了十多年,每天24小时开机。”

一方面和县里保持沟通,另一方面却被悬赏追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汤晓东回应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称,警方认为他把资金卷跑了,但找不到犯罪证据,所以给他安了非法集资的帽子,

“我是做实业的,我没有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非法集资)是后来被套上去的。”

汤晓东告诉记者,东辉珠宝是安康市政府招商引资的项目,“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共同投资、共同经营、共同管理。”谈及东辉珠宝的商业模式时汤晓东说,“我的优势是技术、原料和产品销售,汉阴当地有劳动力和资金,他们负责生产加工。”

2014年在当地投资时,东辉珠宝的文件材料在工商、公安、金融等政府部门都有过报备。“这种模式汉阴县政府当时是支持的,但到了2018年,国家打击非法存款,当地金融办6月份下发通知,要求3个月内清退股东集资。”汤晓东说。

据汤晓东介绍,自己在安康市拥有5家公司、2个批发交易中心,全职和兼职员工300余人,此外在广东四会、深圳和陕西西安还建有3个批发交易中心。东辉珠宝项目被查封前,资产价值3个多亿,每月还有五六百万的偿款能力。从2018年6月接到整改通知到当年10月警方立案,他一共清偿了投资人3000多万元。

汤晓东称给公安局长发过短信 公安局长回应:请自首

据汤晓东介绍,去美国之前的四个多月时间里,自己也都在陕西汉阴和政府沟通,协调处理清退事务。但在金融办下发通知后,当地政府就不搭理了。“资金全都投进去了,三个月完成清偿,这几乎是给企业下了死亡通知书。”汤晓东称,金融办的通知下发后引起了员工恐慌,随后有人到公安机关举报。

汤晓东告诉记者,自己曾希望和政府、股东坐在一起商量对策,但政府并没有让股东参会。“2018年6月份通知我去开会后,政府就置之不理了,汉阴县公安局还打电话给股东让他们撤资。”

汤晓东汉阴县公安局局长邝吉学发的短信(图片由汤晓东提供)

谈及汉阴县公安局局长邝吉学,汤晓东表示“他明知道我一直联系着他们,还发100万的悬赏令。我手机24小时开机,微信从未变过!”汤晓东还向记者提供了多张发给邝吉学的短信截图,他告诉记者,邝吉学没有回复过他的短信。

记者注意到,邝吉学在昨日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证实了汤晓东所发的沟通短信。邝吉学表示,他(汤晓东)要到我们公安机关到案谈问题,我不是这样给他沟通事情的,邝吉学还通过媒体敦促汤晓东尽快投案自首。

谈及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的在美国筹款,汤晓东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在美国的这大半年时间里,其实主要是在和汉阴县政府协商,但并没有实质性进展。“我希望先解封资产,完成清偿后再追责,但是政府并不认可这个方案。”汤晓东告诉记者,如果把清偿做完,基本上不需要另外筹款。

在接受采访时,汤晓东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反复强调,“我们是在正常运转的情况下被查封的,不是资不抵债而是资产高于负债。”在他看来,自己的众筹模式没有问题,“股东投资并参与经营管理,这有什么不对呢?”

汉阴县公安局:已抓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11名涉案人员

5月31日,汉阴县公安局发布悬赏通告称,犯罪嫌疑人汤晓东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已被立案侦查。希望广大群众积极举报犯罪嫌疑人汤晓东的线索,如直接协助抓获犯罪嫌疑人汤晓东并移交汉阴县公安局所在地,汉阴县公安局将奖励人民币100万元。

关于汤晓东案件详情,汉阴县公安局6月6日发布的通报显示,2018年10月4日起,汉阴县公安局陆续接到汉阴县群众报案,称广东省四会市东辉珠宝玉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辉珠宝公司)在汉阴县城关镇的东辉珠宝店向社会公众进行非法集资,目前已停止返本付息,请求受案查处。

汉阴县政府发布的情况通报

经初查,发现东辉珠宝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公司控制人:汤晓东)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事实成立,汉阴县公安局于2018年10月7日依法对东辉珠宝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

经侦查查明,汤晓东以其名下的四会市东辉珠宝玉器有限公司等企业,利用珠宝玉器实体店进行经营,通过投资入股珠宝玉石产业为名诱惑群众投资,实际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主要经营活动。截止2019年4月1日,汉阴县投资受损群众到公安机关报案登记的共五百余人,涉案金额七千余万元。

上述通报称,案件发生后,汉阴县公安局及时向县委、县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汇报,成立专案组,抽调民警70余人对案件展开侦办和追赃挽损工作,目前已相继抓获东辉珠宝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11名涉案人员,并进入起诉阶段,对该案在逃犯罪嫌疑人汤晓东仍在全力抓捕中。

为发动社会各方力量,尽快将犯罪嫌疑人汤晓东抓捕归案,尽最大可能挽回受损群众的经济损失,5月31日,汉阴县公安局发布悬赏通告,悬赏100万元人民币抓捕汤晓东。

律师:汤晓东在政府部门的报备不具权威性

记者注意到,2014年因招商吸引在当地投资时,东辉珠宝的文件材料曾在工商、公安、金融等政府部门都有过报备。但四年后当地金融办下发通知,要求清退股东集资,随后引发引发挤兑潮,企业被查封,汤晓东跑到了美国。

北京罗斯律师事务所殷清利律师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以全民股权的方式建设项目,资金流向很关键,按照规定,在特定范围内吸收的资金,只适用于项目本身发展,但即便有报备,资金也有可能没有全部用在这个项目上,这也是警方侦查的原因之一。

殷清利律师说,有的金融资产公司在开展借贷业务时会申请办理许可证,拥有资质后可以开展相关金融业务,但汤晓东的珠宝集团显然不是这类传统意义上的报备,而只是走大概的内部流程,这种报备的文件形式目前还不清楚,这种报备要么在合同中体现,要么在内部行文时体现,不是传统意义上从事金融许可监管的备案,不具有权威性。

关于政府先允诺许可而公安机关后悬赏追捕,殷律师表示,公安机关是行政机关的一部分,汉阴县政府和汉阴县公安局有直接的上下级关系,存在不适宜管辖或排除不了干预因素的情况,办案机关可根据公安机关办理案件的程序规定,报请上级机关指定办案机关负责该案的办理。

殷清利还指出,如果汤晓东认为政府在处置过程中存在问题,可以走行政诉讼,回国或委托代理人打民事官司,维护投资权益,但逗留不归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沟通,显然有逃脱处罚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