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利美康整形医院隆鼻整形19岁女生夏丽莎因意外死亡

频道:企业曝光 日期: 浏览:67

19岁大二女生夏丽莎被推进手术室进行隆鼻手术,原本4小时左右结束的手术,家属在7小时后被通知,夏丽莎因救治无效死亡。这起整形事故发生在贵阳利美康整形医院,在手术之前,夏丽莎的母亲王天琴和医院谈妥,由医院的一名“张院长”亲自主刀。并且手术前的体检结果显示完全正常,按照院方的说法,“这种微整形手术是没有风险的。”

需要指出的是,在关于夏丽莎之死的讨论中,有一些声音将其对整容的不待见代入其中,认为夏丽莎贪图虚荣害死了自己。这种说法未免有些薄凉,一方面,爱美无罪,日益普遍的整容,并没有值得贬低的地方;另一方面,如果将视线落脚在整容好不好的命题本身,很容易造成话题失焦。

实际上从目前的报道来看,医院的系列操作不当,才是致人死亡的直接缘由。首先,夏丽莎在进入手术室前,经过了利美康整形医院的术前检查,一切正常。死亡的事实说明,要么术前检查徒具形式意义,要么是手术途中出现医疗事故。无论哪种,整形医院都难逃干系。

此次事件最值得质问的,还有整形医院在手术出现问题后为掩人耳目的一系列做法。面对焦急等待的家长,整形医院一边用谎言安抚,隐瞒手术失败的事实;一边偷偷把夏丽莎转移到贵阳医学院抢救,甚至谎称其家属都在外省。而事实上根据贵阳医学院的录音,夏丽莎在转移急救时已经没有生命体征。换句话说,夏丽莎此前就死在了整形医院的手术台上。

问题是,根据当地媒体报道,利美康整形医院和贵阳医学院距离相当近,地图显示,步行都只需要十几分钟。整形医院在夏丽莎出现异常体征后,完全可以及时送医抢救,而非将精力花在如何隐瞒家属上,并且抱持侥幸心理,在不具备应急抢救能力、资质的前提下,试图以一己之力实施抢救。可说,正是这种无视风险、漠视生命的应急操作,害死了夏丽莎。

讽刺的是,利美康整形医院的事后声明中,一方面强调“从未推卸责任”,一方面表示“坚决打击医闹”。如果不是想推卸责任,那就该对女孩负责,在第一时间告知家属真相,而非掩人耳目,延误急救时机。自身的敷衍草率致人死亡,却还如此强硬要打击医闹,它所显示的是对一条人命的轻佻,以及毫无换位思考和同情心的事实。

那么,利美康究竟是一家什么水准的整形医院呢?它不仅有正规的资质,还早就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是行业龙头之一。不得不提的一个细节是,和很多莆田系医院一样,包括利美康在内的很多整容医院,营销费用支出巨大。而另一方面,利美康投资的成都、广州等多家分公司,多次因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行为、违反广告内容管理规定而受到行政处罚。

挂牌上市的行业龙头,都有着多次被罚的斑斑劣迹,此次事件再次将其乱象揭晓,以此为参照多少可以看出整容领域的乱象。

众所周知,整容整形可以说是近几年的朝阳产业,虽然挂着“医院”的旗号,但严格来讲很多整容整形公司都只能叫“机构”。相对低的门槛,导致很多没有医学专业资质的人,都能摇身一变成为整容整形专家。与此同时,夸大宣传效果、整容失败、手术事故等乱象,可谓层出不穷,相关的致残致死案例不在少数。

如今,整容乱象又一次吞噬了一个年轻少女。个案层面,手术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整容医院背后还有多少违规操作,需要一个详尽的调查,以真相告慰逝者。跳出个案来看,行业龙头都难逃劣迹斑斑的事实,这说明整容乱象也到了该系统清理的时刻。

贵州利美康是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整形医院,其背后的利美康公司于2015年6月在新三板挂牌交易,被外界称为新三板“隆胸第一股”。

1月3日,新年的第三天,贵州19岁女大学生小夏的生命被永远定格——为了美去隆鼻的她,手术后却意外身亡。小夏的亲属悲痛欲绝,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隆鼻手术会让小夏香消玉殒?

小夏选择的整形医院是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贵州整形口腔美容外科医院,以下简称贵州利美康),其隶属于新三板公司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美康,832533.OC)。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利美康近年来正快速扩张,已在深圳、北京、遵义等地开设9家分院。与此同时,利美康旗下部分公司也因涉嫌违规广告宣传等屡遭处罚。

当地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1月3日,刚上大二的小夏,在母亲的陪伴下来到“贵州本土最大的整形医院”——贵州利美康做隆鼻手术。

当天下午1点,在母亲的注视下,小夏被推进贵州利美康医院手术室。这是母女俩生前的最后一面。七个小时后,母亲等亲属在附近的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再见到小夏时,她已因救治无效而宣告死亡。

贵州利美康医院1月4日中午声明称:“针对2019年1月3日就诊顾客夏某发生意外一事,我院对此深感痛惜和遗憾,现公安部门、卫计部门、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已介入调查,我院正在积极配合。”

图片来源: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对于手术的过程,该院称:“顾客在手术后出现‘恶性高热’症状,我院考虑发生此次意外的发生为麻醉并发症,但一切以司法鉴定的结果为准。”

“目前,卫计委方面已介入调查,也与我们取得了联系。不过,卫计委的调查结果仍需等待尸检的结果。”1月5日下午,小夏的一位亲属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据小夏的亲属介绍,这次手术,他们共花费了26900元。尽管贵州利美康收费不低,但他们还是挑了这家医院,因为其“是贵州多年的老牌医院了”。

对于医美手术的安全性问题,某三甲医院麻醉科主任、医学博士盛恒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隆鼻手术的风险要重视,麻醉的风险也不容小觑。

“现在医美行业的麻醉师水平参差不齐,资质审核不到位,利益驱使让手术准入无序化。”盛恒炜分析称,“整形手术在全世界都比较普遍,整形机构和每年的手术量都是庞大的数值。如果不注重医疗安全的把控,悲剧还会发生……”

小夏的意外身亡,给家人带来巨大的打击。1月5日晚,小夏的姐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父亲几天没吃饭了,母亲已经哭不出声,她不能垮,必须振作才能撑起这个家。

对于小夏的整个手术过程,小夏姐姐表示很困惑:为什么贵州利美康在发现妹妹身体不对劲的时候不立刻送到具备急救的医院?为何不及时告知家属情况?在其看来,小夏的生命没有得到医院的尊重。

她透露,关于1月4号双方的会谈,“医院一直在回避各种问题,院方用百度对恶性高热的解释来搪塞”。

图片来源:小夏亲属提供的病历图

利美康多家子公司曾被处罚

贵州利美康是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整形医院,其背后的利美康公司于2015年6月在新三板挂牌交易,被外界称为新三板“隆胸第一股”,此前也曾欲冲刺IPO.2017年5月,利美康宣布公司已进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阶段。但当年12月,利美康终止上市辅导。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自从“新三板”挂牌后,利美康一直处于快速扩张当中。目前,其已在深圳、北京、遵义等地开设9家分院,在省内外扩张近二十家门店。

财报显示,2014~2017年,利美康分别实现营收9520.63万元、1.41亿元、1.94亿元和2.96亿元,营收增长率分别为12.2%、48.34%、37.36%和52.64%;净利润分别为377.37万元、1641.35万元、2370.02万元和2465.41万元。而2018年前三季度,利美康实现营收2.50亿元,实现净利润1319.10万元。在2015至2017年以及2018年1~9月,利美康的毛利率分别达到46.79%、54.22%、54.83%和51.26%。

记者发现,在快速扩张的同时,利美康旗下多家子公司频频受到各地监管部门的处罚。

其中,2017年9月,北京利美康岩之畔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因“医疗机构诊疗活动超出登记的诊疗科目范围”被北京市卫计委处罚。

2018年3月,广州市利美康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责任公司因未将产生的医疗污水按照国家规定进行严格消毒,直接排入污水处理系统被处罚。当月,兴义市利美康整形美容有限责任公司因违反了《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相关规定被贵州兴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

2018年7月,利美康旗下控股子公司都匀利美康医疗美容有限公司因“广告中含有虚假内容”而被当地工商行政管理局处罚。

利美康的实控人为骆刚、文颖慧夫妇。截至2018年9月末,骆刚直接持有公司24.35%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其配偶文颖慧直接持有公司4.3%股份。在公司设立之后,骆刚一直担任董事长、董事职务。

个人资料显示,骆刚出生于1963年。从贵阳医学院毕业后,骆刚被分配到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成为一名专科医生。1991年,骆刚创办贵州利美康。在利美康的宣传资料中,骆刚还被称为“初唐四杰”骆宾王之后。

1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试图联系贵州利美康医院及利美康公司方面,但均未获得置评。

一位小夏亲属向记者表示,希望小夏的事情能够引起社会关注,避免悲剧再度上演。

贵阳女孩夏丽莎,躺在整形医院冰冷的手术台上。这个年仅19岁的生命,随着贵阳的新年初雪一同消逝。从上大二开始,夏丽莎就一直在存钱。夏丽莎的母亲王天琴告诉记者,女儿一直抱怨自己的鼻子有点塌,在即将踏入社会工作之前,她希望通过整形手术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一些。为了筹集四万多元的手术费,夏丽莎开始打工。一年的时间,攒了一万多元。

死者夏丽莎生前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于女儿的想法,王天琴还是支持的。毕竟现在医疗科技发达,满大街都是整形医院的广告。

王天琴心疼女儿,经常在新闻上看到一些大学生为了筹钱整形去办网贷,她决定为女儿补足剩下的整形费用。

这成了王天琴给宝贝女儿最后悔的一次“赞助”。

经过再三挑选,王天琴选择了位于六广门的贵州利美康整形医院。

理由很简单,王天琴和女儿经常在广告上看到这家号称贵州本土最大的整形医院,“毕竟是贵州多年的老牌医院了”。

手术都会有风险。考虑到女儿涉世未深,深知这点的王天琴决定全程陪护女儿的这段“美丽蜕变旅程”。

王天琴相信女儿的选择,因为女儿的大学读的是护理专业,她是懂医学常识的。在手术之前,王天琴和医院谈妥,由利美康整形医院的一名“张院长”亲自主刀。并且手术前的体检结果显示完全正常。按照院方的说法,“这种微整形手术是没有风险的。”

主刀医生

蹊跷的五个小时

1月3日上午9点半,王天琴陪着女儿去了医院。

下午1点,目送满怀美丽憧憬和一丝丝忐忑的女儿走进手术室,王天琴也开始期待几个小时之后女儿的美丽蜕变。

这是夏丽莎生前与母亲的最后一面。几个小时之后,母女俩已是阴阳两隔。

下午3点,外出办事的王天琴赶回医院,这时手术还未结束。

将近5点时,王天琴再一次去询问手术情况。现场的医护人员告知:还未结束。

“这时,我发现现场有医生和护士在跑。”王天琴看到手术室外的走廊上,有一些护士和医护人员表现得很慌乱,她有了不祥的预感。

“没人理我。”王天琴说,现场的医护人员都在忙,没人给她解释发生了什么。

下午6点,王天琴坐不住了。因为女儿已经进手术室五个小时了,已经超出了此前院方说的“三四个小时就能做完。”

一直到晚上7点半,王天琴期间三次来到手术室门口,现场医护人员前两次的回复都是“别着急,还在做”。

最后一次,一个医护人员表示“手术已经做完,还没苏醒,要等麻药劲过去。”

晚上8点,几个医院的工作人员(非医护人员)主动找到王天琴,让她“把东西收拾一下,跟我们来一趟。”

在利美康整形医院五楼一间漆黑的房间,院方告诉她:你的女儿麻药过敏,已经送医抢救。

死者的亲姐姐(右)伤心欲绝

再见面,已是阴阳两相隔

王田琴再一次见到女儿,是在贵医附院的急诊室。

眼前的女儿,躺在沾满了血污的抢救台上,全身冰凉,没有一丝血色,已经离世。

记者拿到的一份贵医附院于当晚8点45分出具的门诊病历显示:患者无家属陪同就诊,经“利美康”医生联系家属后,家属很快抵达医院,要求继续抢救,已告知患者已经死亡,抢救无任何意义。

也就是说,从夏丽莎在手术期间出事,到送往医院抢救直至宣布死亡的期间,利美康整形医院一直在瞒着作为直系亲属、孩子母亲的王天琴。“可怜我的女儿,在最需要我这个妈妈陪伴的时候,我却还被蒙在鼓里。”

王天琴无法释怀,当她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待女儿的时候,利美康整形医院却在干着这样的事:一边用谎言安抚稳住王天琴,一边偷偷把夏丽莎转移到医院抢救。

位于六广门的贵州利美康整形医院

死因至今待解

“我至今不知道女儿是怎么死的。”王天琴说,从事发至今已经十几个小时过去了,利美康整形医院没有给王天琴的遭遇给予任何有效的解释,没有对女儿的莫名死亡给予任何的安抚。

值得寻味的是,根据夏丽莎家属给记者出示的资料显示,当夏丽莎的家属就此事求助于社交媒体时,有自称利美康运营负责人的网络公关人员,通过私信转发红包给夏丽莎家属,希望对方不要扩散此事。

据了解,截止1月4日上午11点,夏丽莎的尸检报告还没有出具。也就是说,夏丽莎的死因暂时还没有经过法律界定。

但是,这个爱在朋友圈晒自拍照的漂亮女孩,如今却躺在景云山殡仪馆的停尸间。

在夏丽莎的姐姐夏媛馨出具的一段贵医附院急诊科医生的录音显示,夏丽莎在送到贵医附院抢救的时候,双瞳放大,已经无脉搏、心跳、呼吸等生命体征。

也就是说,夏丽莎在送往贵医附院抢救时,就已经死亡。

1月4日,记者来到利美康整形医院,当时为夏丽莎主刀的医生张智毅的签名多次出现在夏丽莎的诊疗手术单等材料上。

死者术前的检查报告

作为院长、全国知名整形专家被推介宣传的张智毅的照片依然还挂在医院醒目位置。记者试图联系张智毅进行采访,但医院的工作人员告知记者,院方负责人均不在,无法提供相关信息。

短短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她到底遭遇了什么?依然是未解之谜。

医院声明

事发后,1月4日下午,利美康整形医院发布声明回应表示:夏丽莎手术后出现“恶性高热”症状,疑似麻醉并发症,目前相关部门己介入调查。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