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发失败维权路径医疗美容纠纷维权

频道:维权案例 日期: 浏览:63

今日接待一位咨询者来访咨询,其因为发量不多到某植发机构进行植发,双方签订有合同,植发后不仅没能如约兑现承诺,而且造成咨询者毛囊受损头发更为稀少且无法恢复,咨询如何处理。为深入了解此类案件审判情况,特检索相关司法裁判文书,全国涉及此类案件公开文书并不多见,即便是在罕有的几份裁判文书中各方观点有存在极大分歧,比如是否适用消费者权益保障法问题,就有截然不同的裁判结果。

个人认为此类案件处理思路如下:

一、

美容院植发属于医疗美容范畴

1、美容分生活美容和医疗美容两大类。生活美容,是指采用各种非医学的手段和方法,如皮肤的养护美化、化妆品的选择与应用等朔造和美化人体。特点是无创伤性和侵入性。

与生活美容不同,医疗美容属于诊疗活动的一种,是指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修复与再塑。医疗美容服务须遵循《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机构基本标准(试行)》、《执业医师法》、《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等规定,经过卫生行政部门执业登记,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书》,方可开展医疗美容工作,并接受卫生行政部门的监督管理。

2、毛发移植属于医疗美容范畴,属于医疗范畴。

这在《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一、美容外科项目及其分级:(二)、美容外科项目分级:1、一级项目:(4)、其他:毛发移植术”中明确指出了毛发移植属于医疗美容。

二、

发生相关纠纷,应首先注意审查相关资质,包括机构资质,以及机构人员资质

在实践中,由于医疗机构资质取得需要经过较为严格的审查程序,因此,有些医疗美容机构在未取得相应执业许可的情况下,自行开展医疗美容服务。而且还存在一些医疗美容机构,在取得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自行超许可范围开展医疗美容服务。

医疗美容项目对执业人员要求较高,如主诊医师必须具有6年以上从事美容外科或者整形外科等临床经验等要求,但实践中,往往从事医疗美容行为的人员并不具备医护人员相应资质。

三、

诉讼路径选择

1、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为案由

最高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规定,患者以在美容医疗机构或者开设医疗美容科室的医疗机构实施的医疗美容活动中受到人身或者财产损害为由提起的侵权纠纷案件,适用本解释。该司法解释明确了医疗美容损害责任纠纷的法律适用规则。此为第一条路径选择。

也即是说美容机构在提供美容服务时,由于其过失或过错行为导致了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到伤害。这时需考虑行为是否存在过错或过失,该行为是否给公民造成了损害后果,且行为与结果之间是否具备因果关系,此时往往需要进行医疗损害责任鉴定。可主张赔偿项目涉及医疗费、误工损失及精神损失等。

2、以服务合同纠纷为案由

美容服务是一种合同法律关系,是服务合同关系。是指双方当事人约定,一方依他方要求完成一定服务行为或客观特定的服务活动,另一方须支付服务报酬的一类合同。在美容服务当中,如果美容机构的行为不是通过约定表现出来的,就是一种违约行为。因违约而产生的美容纠纷,赔偿范围是返还医疗费用。

3、消费维权

在医疗美容纠纷的诉讼路径选择上,过去多选择以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为案由,在《侵权责任法》出台后,当事人和律师主要以医疗行为侵害当事人生命、健康权,医疗行为存在医疗过错为由起诉。

然而,医疗美容给公民造成的损害一般较小,一般难以构成伤残等级,但又大多涉及人体外观,容易给患者造成严重的精神损害。依据侵权责任法诉讼维权难度大周期长,而依据服务合同单纯返还医疗费难以弥补损失。

因此从当事人维权角度,可以考虑通过消费者权益保护路径进行消费维权

首先:医疗美容行为相较其他医疗行为,非为社会必需品,医疗美容费用高昂,社会保障作用弱化,更加强调消费性,整容服务接受者应为消费者而非患者;

其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举证责任对消费者更为有利,对消费者而言,其举证责任能力有限。且除《侵权责任法》58条规定的情形外,医方承担的是过错责任,而医疗鉴定意见对于美学损失、患者心理预期与实际落差等均难以体现。如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角度举证,则难度降低,医疗美容机构经营过程中,为业绩为创收,在发展客户、推荐项目时,往往带有虚假性和欺骗性,存在着广告宣传与实际服务不符的情形,而广告本身则是较易获得的证据材料,此时维权方更易于证明美容机构存在欺诈、不诚信行为。

第三、在于保护力度方面。侵权责任较违约责任,考虑给予患方精神造成损失为补偿原则,但是医疗美容给患者造成的损害一般较小,一般难以构成伤残等级,同时又大多涉及人体外观,因而容易给患者造成严重的精神损害。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仅仅从损害后果给予赔偿,往往难以“填补患者的精神损害”。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则在人身、精神损害赔偿的基础上,增加对欺诈行为的惩罚性赔偿,加大对消费者的赔偿力度。

第四、另外理论界及实务界对其应适用《消法》还是与一般医疗纠纷一样,适用侵权法和合同法,存在争议。

在检索到相关判决文书中确实存在明显分歧:如2016年7月29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陈某与武汉某某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二审案件中即适用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之规定,不仅判决返还治疗费,同时判决支持了三倍赔偿。

同时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蔡某与广州某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之间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案审理中法院认为,自体毛发移植手术属于美容医疗的范畴,涉及医疗行为,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一审只判决返还费用,二审中广州市中院又以蔡某实际已经接受植发手术服务,且没有证据证实蔡某人身受到损害,驳回蔡某全部诉求。

但例如本案咨询者情况,现已经由消协介入调解中,那么这也说明选择消费维权路径应该是可行的,并已得到肯定。

从裁判实务看,这类案件不仅专业,解决路径选择可多种,实务审判中存在明显分歧,一旦遭遇此类案件,建议聘请专业律师办理,权衡利弊争取权益最大化。